热搜: 《宅之崛起》《重生豪门:预言女王,拽翻天》

宠婚99次:总裁大人请节制 第283章:再回厉家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含有***成分的注射液,让你尝尝,忘记这个世界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厉瑞行将那大半的雪茄往地上一扔,脚底狠狠的踩着 火星,直至熄灭。

    三两人又快速的离开了,只剩下坐在红木椅子上昏迷的约翰逊。

    厉瑞行离开后,一路往厉家赶去。

    厉家别墅中,苏微正倚靠着沙发一角,接着电话。

    那头的人正是苏微的姐姐苏娇,苏娇语速快,这会儿更是唠叨着,“瑞牧有好几日都不见人影了,上一次听说他被你们家瑞行赶出瑞兴,他就好几月不见人影,好不容易回来了,这下倒好,又不见了,小微啊,你倒是让瑞行帮忙找找啊!”

    苏微手上摩挲着一串佛珠,脸上是不在乎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什么时候告诉他一声,你也别多想,那瑞牧上一次那么长时间不见,这不也回来了嘛!”

    苏微口边说着,眼神却是朝着门口望去,才见着管家恭敬的朝她说道:“夫人,瑞行少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微眼神一亮,赶紧掐断了对话,而后一边起身一边整理着衣服。

    厉瑞行冷漠着一张脸,终于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他眼神扫过苏微,而后又看去身边的管家。

    “父亲呢?”

    “哦,老爷在书房在看书 呢!”

    厉瑞行没再多问,长腿一迈,便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苏微的眼神又朝着门口多看了两眼,见着没有人再进门,又瞧着厉瑞行要上楼,这才上前几步,“瑞行啊,之前那个冷小姐 已经被你揭穿,如今白相思和你爸的做赌注又没有赢面,我近来和我的几个好朋友多有联系,她们也给我推荐了一些名家千金,都是知根知底,绝对不会像冷小姐一样的,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过两日不是父亲生日吗?我会带着相思前来祝贺,你不必心急。”

    厉瑞行脚下步子未停,只是一边迈着腿,一边转头朝着苏微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苏微的话头被打断,先是顿了一下,一听着有白相思的名字,顿时跳脚,噔噔噔几声就上了楼,跟在了厉瑞行身后,“你还不打算和那个女人断了关系?

    早前说过的,她的家庭背景和厉家全然不配,之前我也给了机会,若是当初她能好好保住那个孩子,兴许我还能留几分薄面给她,可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,还妄想进厉家,简直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问的是她生下来的时候几斤几两,我确实是不知道,不过现在她的体重我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妄想,也不是你说了算的,何况早先我就说过了,她是要和我一起生活,不是你们,你若是喜欢那些名家千金,让父亲私下约会一下,不要牵扯上我。”

    厉瑞行顿了脚,回头看她,颇有几分睥睨天下的感觉。

    苏微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你父亲他若是做那些事情,我早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早就一哭二闹三上吊?还是直接杀到那些女孩家里?家族遗传下来,倒是看的出来父亲和你的恩爱,既然是阻挡真爱,想必我和相思被你们如此为难,已经足够了吧!”

    “白相思没有赢面,你 父亲也不会 放她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微面色已经带着怒意,只怕是 刚刚厉瑞行说到让厉成去会那些女孩的话刺激到了她。

    只不过厉瑞行已经不在乎了,反正苏微不是也从来不在乎的嘛!

    “不管她赢不赢,我带她来厉家是来定了。”

    厉瑞行甩下这一句,便转头继续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苏微想阻止,却是完全跟不上他的步伐了。

    见着厉瑞行那端直宽厚的背影,苏微只觉得心头梗着,一时间闷得发慌。

    厉瑞行快步去到书房,那门紧闭着,他便直接抬手打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着厉成坐在小羊皮单人沙发处,手上捧着一本财经讲解,眼神也是慢悠悠的朝着门口晃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瑞行?你怎么突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只是为了告诉你,相思赢了。约翰逊已经答应合作了,你若是想要进行确认,只管去找他。

    但是我觉得他很可能不会见你,因为他如今站在我这边,你给的好处我们加倍,所以他会躲着你,也不稀奇。就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厉瑞行说完话,便又转身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厉成却是将面上的眼镜一摘,扔去桌上,而后起身几步到了厉瑞行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,白相思这么不听话,我说过这件事情只有她一人出面解决才算成功,如今你为她强出头,就算她输,她没有任何机会再出现你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厉成说了两句,面色便是通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接着便是费劲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早前你爷爷也是阻绝我和你母亲的来往,可是好歹她家庭环境比白相思好几万倍,更没有什么离异的身边背在身上,你就算让我同意你们,至少让她的背景变得单纯,如今你执意如此,难道真的是想我不顾父子之情吗?”

    厉成说着,从怀中掏出手帕继续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厉瑞行的眼神也是多了几分犹豫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的出身可以自己选择,这是天注定的,她懵懂无知的时候被人欺骗,我当时并不在她身边,也是我无能为力,如今人人口中都说她背着离异的包袱,可是你们从来不知,当年她年少,根本就没机会拿到有效力的结婚证明。

    不过人人传说,她才背着这样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厉瑞行这不算是为了白相思狡辩,毕竟这些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不过人人都以为自己知道的便是真的,所以才从来不听这些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这样说了,厉成能明白一二,可是厉成却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那她和温翔杰之间,真的没有什么吗?就算真的没有什么,你都说了人人传说,这坊间对她的指指点点厉家真的能完全消化吗?

    她背后的白氏,整个白家和温家的那些事情能一笔勾销吗?

    我是在维护厉家的血脉清净,若是一个稍微门当户对的女孩,我也能应下了,可是白相思,绝对不能进厉家,若非如此你只管让她从我尸体上迈过。”

    厉成横着一双眼,那手帕上沾染微微血迹,厉瑞行的眼里闪过一丝思量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